費咨詢熱線:

0759-2239888

0759-2246688

鳴槍!分布式發電市場交易開展試點,自家發電可以賣給隔壁老王了?
2018-4-19
來源:未知
點擊數:  1757        作者:未知
  • 鳴槍!分布式發電市場交易開展試點,

    自家發電可以賣給隔壁老王了?

    昨天,朋友圈一石激起千層浪,國家發改委和能源局聯合印發《關于開展分布式發電市場化交易試點的通知》,這份文件的分量堪稱爆炸級。

    據說下面是發改委的朋友圈評論(如有雷同,純屬巧合):

     

    這份文件所說的核心問題很簡單,如果用一句話概括的話,就是在試點區域,分布式發電可以市場化交易了,自家發的電可以賣給隔壁老王了。

     

    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,背后的故事可不簡單,對整個分布式發電行業都是顛覆性的影響。在1996年開始實施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力法》第25條明確寫著“一個供電營業區內只設立一個供電營業機構”,這道紅線多年來無法突破,即使在2015年的電力法修正版中,這一款依然沒有任何更改。

     

    法律是嚴肅的,也就是說,在當前只有國家電網公司、南方電網公司或者蒙西電網、陜地電這類地方電網是可以開展供電行為的,如果分布式發電想“隔墻售電”,即使自己屋頂光伏發的電用不完,想拉一根10米長的電線賣給隔壁,都是違法行為。

     

    在大型火電和集中式新能源相繼開展電力直接交易之后,分布式發電卻一直沒能找到突破口。這種現狀,無疑是對綠色電力的極大浪費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“ 

    2013年以來,隨著補貼政策的刺激,分布式光伏行業開展已經超過四個年頭,在地面光伏資源日漸稀缺的情況下,分布式光伏成為投資的香餑餑。2017年國內光伏市場持續爆發,前三季度全國新增光伏發電裝機超過43GW,累計超過120GW;其中分布式新增超過15GW,累計超過25GW,分布式光伏新增裝機占比達到36%,在未來可以預見的幾年,分布式光伏將逐步成為主流,新增裝機比例將很快超過集中式電站。

     

    但是,分布式光伏的困境也隨之而來:大體量的優質屋頂資源爭奪激烈,存量所剩無幾;幾千平米體量的小型屋頂由于規模偏小被投資人拋棄;全額上網項目收益偏低,無法滿足投資回報;自發自用項目有極大的風險,跟屋頂業主的信用、生產狀況息息相關。這種種情況都倒逼了分布式直接交易政策的出臺。

     

    然而,法律卻如一道鴻溝無法突破,行業內的相關企業和專家學者早有建言,呼吁現狀改變。去年春天,筆者曾有幸到三里河參加國家發改委的閉門討論會議,主管部門認真聽取了各企業對于綠色電力就近消納的意見,一年多過去了,政策才緩緩出臺,而且是以試點的形式謹慎推行,可見這個改革的復雜性以及背后的阻力之大。

     ”

     

    這個政策的出臺并不是突兀的,實際上今年已經有多項工作在做鋪墊和引導,智慧能源、多能互補示范項目開始落地,增量配電網示范項目落地,電力直接交易基本全面覆蓋,多省售電業務開啟,各類售電公司如雨后春筍般出現,儲能行業指導意見出爐,分布式市場化交易只是這股改革大潮所綻放出的又一朵浪花。在這些密集出臺的政策背后,都有著一條清晰可見的邏輯,推動著整個電力行業的劇烈變革。

     

    這個邏輯,其實是當前整個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思路,那就是”十三五”的發展理念:創新、協調、綠色、開放、共享。聚焦到能源電力行業,我們可以看到電力體制改革這兩年推行的各種政策,完美的貼合了這個理念:

    創新:電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創新,建立更加高效的行業模式,激活行業的創造力;

    協調:新能源和傳統能源的漸進式改革是協調的,不會用“休克療法”一棒子將傳統能源行業打死,而是逐步用新能源替代傳統能源;

    綠色:大力發展新能源,毋庸置疑的綠色電力;

    開放:發電計劃放開,配售環節放開,多種性質的社會資本進入,曾經封閉的電力行業有越來越多的跨行業人士進入,共同創建一個更富競爭力的體系;

    共享:自行車和汽車可以共享,電力也可以共享,我們每個人都不僅是能源的使用者,同時也可以成為能源的提供者,能源互聯網就是能源共享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如果用一句更時髦的話來概括,那就是電改一直在解決“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”。

     

    在新出爐的政策文件里,我們可以精煉出幾個要點:

     

    1、誰可以參加交易?

    裝機容量不高于20MW,電壓等級35kV及以下;裝機容量20到50MW,電壓等級110kV及以下。

    這份文件針對的對象不僅是分布式光伏,還包括分布式燃氣發電、地熱、分布式風電等多種發電形式;當前的分布式發電項目基本都滿足此要求。

     

    2、如何交易?

    與用電企業直接交易;電網收取過網費;交易范圍原則上在上一級變壓器范圍內:也就是說可以自己聯絡交易對象,如果是35kV接入的發電項目,原則上應該在110kV的電壓等級內尋找消納的用戶(以上一級的電壓等級為準),隔墻售電的問題基本得到了解決;

    ②委托電網售電,電網扣除過網費:這種形式不指定固定對象,電力輸送與平衡由電網企業自行解決;

    ③標桿電價收購:基本上是原有的全額上網模式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3、交易誰來組織?

     

    ①建立平臺,委托省級電力交易中心設立子模塊,或直接指導展開交易:,增量配電網投資方可以自己建立調度運營機構。

    ②發電方向能源主管部門備案審核;購電方以負荷穩定大用戶為主。文件里暫時沒有提到售電公司進入的事情,但是在未來海量的分布式項目進入市場之后,售電公司一定會進入市場發揮它的重要價值。

     

    4、過網費怎么算?

    目前各省市電網公司的輸配電價基本已經核定,過網費以輸配電價的差值來計算。這里如果分布式發電超過供電范圍平均負荷,比如這個工業園一年平均負荷是40MW,但是這個分布式發電規模是50MW,那么執行上一級電壓等級的過網費標準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5、補貼還有嗎?

     

    當前分布式光伏發電自發自用模式的國家補貼是0.42元/度,在參與交易之后補貼比例為降低10~20%;風電項目的補貼參照差價,補貼也會適度降低。

     

    讓我們來算一個簡單的帳:

    一個5MW的分布式光伏項目,本來由于消納問題采用全額上網模式,每度電0.85元。在分布式發電市場化交易開展之后,該光伏項目找到了隔壁的一家鋁廠談價錢,該鋁廠本來從電網買電的價格是0.8元/度,兩者一拍即合,商定供電打九折,光伏直供電到戶價格0.72元/度(假設里面包含政府基金及附加0.04元/度,電網企業輸配電價0.02元/度)。國家補貼下調10%,為0.378元/度。

    最終光伏企業每度電到手可收益=0.72-0.04-0.02+0.378=1.038元,相比以前的0.85元/度,每度電多掙了1毛9,收益提高了22%。別小看這2毛錢左右的差價提高,對于一個項目來說,這可能是一個致命的差別,能做還是不能做,生死懸于一線間!

     

    今年距離“九號文”電改已經過去了兩年,如果說去年廣東電力市場的開啟是售電元年的話,今年隨著儲能指導意見的落實、多省售電的放開、分布式市場化交易的落實,已經進入了百花齊放的新時代。尤其是分布式+售電+儲能,發配售儲相結合,迸發出來的能量將是驚人的。

     

    在專家們描述的能源互聯網未來場景中,能量的自由交易是很誘人的場景。超大規模分布式發電、儲能及其他能源終端的逐步建立,將是能源互聯網的基石,智慧交通、物聯網可以和智能電網完美的耦合起來。能源和電力不再是冷冰冰的賬單數字,而是可以交易、愉快共享的日常游戲。這種令人憧憬的場景藍圖,將伴隨著發能源1901號文件的鳴槍啟動,邁出踏實的******步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未來可期,我們一直在努力!

     

    附文件原文

     

     

    來源:電去哪了  旅信新能源 整理

     

Copyright © 2018-2020 湛江市旅信新能源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234567號-1

服務熱線:0759-2246688  

公司地址:湛江市霞山區人民大道南18號華僑大廈608室

国产午夜福利A片,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,堵住留在里面给生个孩子,叫一声老公就给你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